从制式教育眼光来看,七年级前段班的张耐德是升学体制的边缘人,高中毕业考上侨光技术学院,因时常睡过头被当到退学,重考上东海大学又重蹈覆辙,现在则是岭东科技大学资讯管理系大四学生,也是他读的第三所大学。升学路上落后的张耐德,却是个早熟的台商。 
 中国时报13日报导,喜好网路交友加上写程式功力不差,张耐德打从大学起就开始帮奇摩拍卖不少卖家写程式,三年前他在MSN上结识一名微软工程师让他连上了对岸。 
   张耐德出点子 外包大陆程式师 
 「起先我们两人一起接案子,由于我爸爸在东莞开餐厅,我当时就想,为什幺我们要写的这幺辛苦,外包给薪资较低的大陆工程师应该可行吧」。在大陆有关人力资源网站苦寻后,他以一五○○元人民币月薪僱用一名大陆工程师,在父亲的经商餐厅隔一个小房间当大陆工程师的办公室。 
 模仿跨国企业将客服中心外包至低工资地区并非张耐德的最终计画。喜欢在大陆趴趴走的他又发现一个商机,「我曾经去过重庆涪陵,像iPhone山寨机在深圳至多一支卖六百到八百元人民币,在涪陵却可卖到一五○○元人民币一支,不少人是一个行李箱、一个行李箱卖,不过是把甲地的东西卖给乙地,就能从中赚一笔」。 
 张耐德于是在广州以二○○○元人民币僱了个採购,负责帮他做市调、普查各类商品的价格、快递公司的比价,定期以EXCEL档传给他。张耐德也想好了他的第一间利用大陆不同省市间差异来卖东西网站的据点,「我很喜欢武汉,它又是大陆的中心点,有很好的利基」。 
   僱採购设据点 两地易货赚价差 
 同一天的下午,「头抬高一点,很好很好」,在信义区一处办公室的内,陈英哲正在一旁监看着对着镜子练习走台步的模特儿,长的一副娃娃脸的陈英哲,怎幺看上去都不像是一间小有规模的珊妮模特儿经纪公司的公关企划经理,何况他还是台北海洋技术学院国际贸易系的学生。 
 陈英哲每天有忙不完的事,他时常要承办记者会、走秀、平面、彩妆秀等业务相关事宜。「每天是混在美女堆中,一出门都带美女,女同学都认为在我身边没安全感,害我到现在还交不到女朋友」,陈英哲苦笑着。 
   陈英哲娃娃脸 自创模特儿公司 
 因台湾在这不景气当中,市场急速萎缩,很多上游厂商都在两岸开设分公司,「我们公司最近就从大陆接了不少案子」,他最新的工作就是协助公司前往大陆开闢新市场并设立分公司,模特儿公司的上游厂商是製作、广告、公关公司等,「我当过政治人物助理熟悉政治公关运作,刚好在当今工作派上用场」。 
 珊妮模特儿经纪公司目前签约模特儿有二十多位,有合作关係的高达四百名,陈英哲的工作同时为公司在大型经纪公司夹击下找到生路,「台湾就伊林与凯渥两家最大,它们以主拍广告为主,我们公司是广告结合艺人培训」,谈起自己公司与大企业的市场区隔性,陈英哲可以滔滔不绝讲上一个下午。 
   旗下廿余美女 助厂商大陆投资 
 天色已暗,张耐德抱着Eee PC离开信义诚品,刚交付出去许多工作的他,已经在电脑网路与电话上与对岸工程师讨论了一下午;陈英哲则仍振笔疾书,翻着大陆模特儿公司的资料,筹画着公司的大陆投资案,一脚踏在学校,另一脚踏在业界的他们,都在大陆找到他们的金元宝,而他们,都还不到廿五岁。 
 第一波西进台商大底上都是在台湾小有成就的中小企业主,台湾节节上升的劳务与经商成本,让人过中年的他们至大陆寻求低廉劳力,七年级台商则成长于两岸交流时期,他们之中有不少人父母亲就是台商。当外界以草莓族、每日浑浑噩噩等负面词语形容大学生之际,或是不少大学生因不景气就业难而终日哀声叹气,这些七年级台商却展现出台湾年青人杰出的经商本领。